當前位置: 首頁 > 閥門資訊 > 閥門咨訊 閥門咨訊

四、“安全閥”:化解城市社區民族沖突的機制建設

城市社區憑借自身的組織體系、充足的信息資源、豐富的實踐經驗、較高的社會認可度等優勢,在解決民族矛盾中發揮“無形”和“有形”的積極作用。 . “可見安全閥”是指現有的用于緩和沖突、轉移沖突的組織和個人; “無形安全閥”表現為對社會有強烈認同感的心理和精神狀態,即對社會充滿信心。 [13] 通過對導致城市社區民族沖突的因素分析可知,沖突的產生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經濟、政治、社會、文化等方面矛盾和不滿的積累。和其他方面,成為“隱藏”。第二階段是由于直接的利益沖突,或者是在“隱藏”沖突的基礎上,由直接事件觸發,即爆發性、對抗性沖突。

(一)社區“隱形”安全閥——加強日常服務管理,為少數民族流動人口提供社區支持,幫助他們增強社會適應能力,減少負面情緒的積累,預防種族沖突

p>

社區可以利用廣泛的社會和信息資源,充分調動社會支持網絡的各個主體,為少數民族流動人口提供就業技能培訓平臺。通過培訓,他們可以實現自我發展,適應現代工業社會的工作要求。同時,社區還可以與其他社會組織或機構形成合力,建立雙向聯動機制,為少數民族農民工提供就業信息,搭建農民工與企業之間的勞動力供需橋梁。根據勞動法和社會保障法等相關法律法規,保障少數民族農民工就業和工資平等權利,幫助少數民族農民工實現經濟適應和融合,減少“相對剝奪”,提高農民工素質生活,并盡量減少種族間沖突的潛在因素。

在政治權利方面,鼓勵少數民族流動人口積極參與社區政治活動,如行使政治權利、履行政治義務、參加居委會選舉、居民會議等。通過參與社區內的文化活動,可以增進少數民族流動人口與社區居民的情感交流,增進相互認同,減少社區居民對他們的偏見和歧視,消除不良情感體驗。面對文化異質性和非均衡性造成的“內卷”、“排斥”等現象的矛盾積累,社區可以利用其直接性和群眾性,為少數民族移民和原住民提供服務。提供更多交流機會,增進彼此間的相互認同。此外,通過組織社區志愿服務活動和少數民族文化活動,建立興趣小組等,可以為族際交流和交流提供更多機會,減少相互對抗和矛盾積累。

(二)社區“有形”安全閥——采取應急措施平息緊張情緒,搭建對話交流平臺,提供宣泄和疏導矛盾的渠道

社區化解突發性民族沖突的思路是先控制沖突事件,然后利用社區優勢提供對話交流的平臺和化解沖突的渠道。與沖突前的隱性矛盾相比,突如其來的民族沖突多是由直接的利益沖突或隱性矛盾的積累引起的,往往以暴力形式表現出來。如果任其發展,很容易引發大規模的群體性事件。社區工作者,特別是在居委會工作經驗豐富的社區工作者,要在突發事件發生時迅速反應,充分調動相關社會資源,為矛盾的發泄提供可控平臺。既不能不發泄矛盾和不滿,也不能任其發展失控。處理好民族沖突社會安全閥,必須采取意見表達、意見交換、利益融合、終局裁決等程序。 [14]

導致沖突的因素包括實際的沖突情況和所涉及的情緒,[2]46 而這種情緒的卷入會進一步增加沖突的強度。社區調解員的作用是盡可能地剝離沖突中包含過度情緒的不切實際因素,使沖突雙方能夠客觀地處理沖突局勢。充分發揮少數民族流動人口中品德高尚或宗教人士的作用,讓他們出面協調,或發揮居委會的協調作用,緩和沖突雙方的緊張局勢,搭建對話交流平臺將發揮重要作用。依靠豐富的沖突解決經驗和對沖突基本信息的準確把握,社區調解員可以及時發現雙方在民族沖突中的爭議焦點,在分析沖突性質的基礎上,找到可以接受的利益交叉點雙方,通過對話協商消除民族矛盾。 但有時在特殊情況下,如沖突雙方仍存在爭執,互不妥協,民族間沖突的解決需要相對權威的主體進行“判斷”。社區居委會雖然不是司法審判機構,但作為社區居民的自治組織,在長期的服務管理實踐中具有一定的權威性和認可度,可以發揮這一作用。社區在處理民族沖突時,應及時跟進并發布正確信息,防止其被不法分子利用,防止錯誤信息傳播,煽動民族情緒,引發對抗性暴力沖突。

(三)社區安全閥——將對城市民族工作產生重要影響,推動城市民族工作模式的改進和創新,提高其服務管理的意識和水平

科斯認為,一定程度的沖突可以促進社會環境的適度調整,相對靈活的社會可以從沖突中受益。 [2] 114社區“安全閥”的存在,可以為城市社區民族沖突的爆發提供容納空間,形成靈活的社會結構社會安全閥,讓沖突得到適當的宣泄而不失控,從而達到減壓的目的。某些類型的社會沖突代表了社會固有問題的不斷加劇,提醒社會及其管理者注意現行制度或政策的不合理性,并為管理者提供參考信息。民族沖突的發生,往往暴露出制度安排、法律法規、工作方式等方面的問題。這樣的社會預警,有利于及時糾正亂象,進一步完善城市民族工作的相關制度。

在現代社會,沖突在某種意義上可以教會個人遵守社會規則,促進人的社會化。 [2]126 民族間的摩擦和沖突過后tycovalve,有利于增進雙方的相互了解。對于少數民族流動人口,可以幫助他們加深對城市社會秩序和規律的認識,不斷實現城市的再社會化。兩黨在族際沖突中相互了解的加深,可以使兩黨更容易形成城市社區生活的共同利益和交匯點。在類似的社會核心價值體系的指導下,實現城市社區之間的社會融合。在社區發揮“安全閥”功能的過程中,社會矛盾得到解決后,一定程度上會調整原有的社會規范,建立與之相適應的社會關系。 [15] 民族沖突發生后,社會沖突的隱性因素會引起城市民族管理部門對某個問題的警覺,民族工作部門必然會予以重視并積極應對。這也成為推動社會新規范建設的重要因素,從而推動創建更適合城市民族發展的服務管理模式。

上一篇 : 在線校驗安全閥的整定壓力,你知道嗎?(一)
下一篇 : 一年一度的石化裝備大會——第十二屆上海國際石油化工泵、閥門及管道展覽會
m www